当前位置:首页 > 茶文化 > 武夷山水与茶文化,来武夷山旅游的人值得一看

武夷山水与茶文化,来武夷山旅游的人值得一看



说起武夷山,人们首先想到的是风景名胜区、旅游目的地,其实武夷岩茶的历史更为悠久。武夷山不仅是世界自然与文化双遗产地、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、国家5A级旅游景区,还是乌龙茶和红茶的发源地,武夷岩茶作为我国十大名茶之一在茶圈里非常受欢迎。近年来武夷山大力推动茶旅融合,茶文化旅游正逐渐成为武夷山旅游的新亮点。


武夷山水与茶文化,来武夷山旅游的人值得一看


“千载儒释道,万古山水茶”,道不尽的禅茶文化,游不厌的武夷胜景,诉不尽的悠悠山水红茶情,脱离繁华世俗,在自然万物、山水密林间探寻生命与自然的和谐密语,追求平静心灵的更高层次,武夷山在其灵水奇山与浓厚的茶文化交融中不断升华演变,山水茶完美融合,有茶有诗,览一片山水胜景,与喧嚣之外,聆听禅意,释然放松,这样的情节环境唯大自然造就的世界双遗产地武夷山能够为您呈现。


武夷山水与茶文化,来武夷山旅游的人值得一看


闽中山水幽奇以武夷山为第一,武夷山水集雄、奇、险、秀之美;兼幽、旷、古、趣之妙;丹崖绿水,相得益彰。有山无水不精神,有水无山不品灵。山得水而活,水因山而明。武夷山之精英在于九曲水,九曲溪是武夷自然景观的山水画廊,是武夷人文景观的奇幻展厅。


高山云雾孕奇茗,自古名山出名茶。明代许次纾《茶疏》云:“天下名山,必产灵草;江南地暖,故独宜茶”。武夷山不仅因奇妙独特的山水景色闻名世界;其所产的武夷茶有“孕灵滋雨露,钟秀自山川”的正山小种红茶;有“擅瓯闽之秀气,钟山川之灵禀”的正岩武夷岩茶,山水名茶,相映成趣。蜚声中外,久享盛名。


武夷山方圆60余公里,由三十六峰、九十九岩及回转其间的曲曲山溪组成,多数山峰海拔都在600米左右,惟武夷第一峰黄岗山海拔2158米。“溪曲三三水,山环六六峰”,构成奇妙的碧水丹山和“三三”“六六”之胜。“三三”乃蜿蜒群峰间的九曲溪;“六六”,则指夹岸竟秀的三十六峰,有“三三秀水清如玉”、“六六奇峰翠插天”和“有声欲静三三水,无势不奇六六峰”的赞咏。武夷山的峰岩与他山不同,都是“骨山”,全山有名可指的三十六峰,九十九岩,皆由砂砾岩层叠而成,在峰巅,岩趾缀点着砂泥砾壤,正适宜茶树生长,所以“岩岩有茶,无岩不茶”。有的茶树,就是奇迹般地生长在峰巅或悬崖绝壁的石隙间,称奇于茶世界。


武夷山水与茶文化,来武夷山旅游的人值得一看


武夷山茶区,气候温和,冬暖夏凉,雨量充沛,到处是山兰相伴,幽涧流泉,云雾弥漫,有的茶园就座落在“云窝”之中,“茶洞”之内,“水帘”之下,犹如沈涵《惠武夷茶》诗所云:“香含玉女峰头露,润带珠帘洞口云”。


武夷山具有历史、美学、考古、科学、文化和人类学价值的古迹、建筑群和遗址;具有突出的自然、生态和地理结构,濒危动植物品种的生态环境以及具有科学、保存和美学价值的地区之所以列入世界人类与文化和自然遗产地,现代兴起的旅游文化,武夷山是最佳的旅游圣地。


旅游,古代叫“踏青”。顾名思义,“旅”为有组织、有计划、有目的的群体,“游”是目的地的观、赏、品的行动。这种融行、乐、吃、喝、购和休闲于一体的群体活动,已愈来愈为当代人们所向往。


武夷山水与茶文化,来武夷山旅游的人值得一看


大凡祖国的名山、名川、名湖、名寺、名岩、名洞乃名胜古迹、园林胜景和奇树异草、怪石幽洞等都是旅游人群的爱好。近年来,各地又先后推出许多特色的旅游,在武夷山就有“乘竹筏、上天游、品岩茶”的有特色的茶文化旅游;品茗旅游应该成为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。乘竹筏游览九曲溪风光,这是一个别饶妙趣的游程。当你坐在竹筏上,沏上一壶岩茶,品尝着富有岩韵的武夷奇茗,荡流在碧水盈盈的九曲溪上,一边静听导游者介绍动人的民间故事,一边指点山水,评阅着一幅幅不同格调的天然画面,那该是多么惬意的啊!当然,置身于这样的充满诗情画意的境界里,品茶吟诗,“不会题诗也会吟”。游人云:“荡入山光水色之中,恍若融入神话境界”。手执一杯香茗,两腋清风生。感受飘摇之乐,探幽之趣,冲波之爽,心境之和,遐思之美,“我已上逢莱!”


旅游与品茗


历代的大儒显宦、骚人墨客、名僧高道、迁客逸士之流,来武夷探幽寻胜的,无不托兴抒怀,描摹山水景物,以寄托自己的思想感情、理想和愿望。他们或则赋诗言志,或则为文纪游,或则刻石留意,或则作画写意,创作了丰富多彩的文学艺术作品。这些作品,尽管有必须加以批判和扬弃的封建糟粕,但作为一定历史时代的产物,却为我们留下了一份珍贵的文化遗产。其中还有不少名家之作,深刻细致地刻划了山水的形象、性格岩茶品质,表现了高度的艺术技巧,写来有声有色,感染人心。这就使我们能够从艺术的再现中,看到一系列不同格调的山水画卷,名丛雄姿,更感到祖国山河的壮丽。


武夷山水与茶文化,来武夷山旅游的人值得一看


吟咏武夷山水的诗词,始见于晚唐诗人李商隐的《题武夷》诗一首,诗人徐寅为感谢尚书惠赠腊面贡茶表示谢意留诗一首。此后,历代不绝其响,各种流派的诗词名家,如宋代的杨亿、晏殊、刘子?、陆游、辛弃疾、叶适、谢枋得;元代的虞集、范椁、萨都刺;明代的刘基、沈仕、王守仁、钱澄之、屠隆、谢肇制、钟惺、徐渭、曹学(亻全);清人周亮工、施闰章、查慎行、朱彝尊、袁枚等,都有不少题咏。仅《武夷山志》就汇集了近千首之多。散见于其它诗、文集的,更不可数计。有词、赋、骚、曲,还有朱熹独创的“九曲棹歌”。这些诗歌,真是繁花竞放,多彩多姿,风骨各异的,有自然隽永的,有瑰奇警迈的……。其怀抱不同,趣向各异,犹如山中的奇峰秀水,变幻百出,不可名状。


武夷山水与茶文化,来武夷山旅游的人值得一看


自宋代以来,关于武夷山的山记、游记、杂记,以及其它杂文,也屡见不鲜,如宋朱熹的《武夷山图序》、祝穆的《武夷山记》、刘斧的《武夷山记》、明张于垒的《武夷游记》、吴(木式)的《武夷杂记》、徐霞客的《游武夷山日记》、清袁枚的《游武夷山记》、僧如疾的《武夷导游记》,释超全《武夷茶歌》等等。有的描写目睹身经之境,奇踪胜迹,跃然纸上;叙宫观、寺庙和书院的盛衰兴废;有的记述人物故事、历史古迹、地理沿革、神话传说,以及风土民俗物产,特别武夷茶的品赞。其中固然不免有荒诞不经之说,或附会乘讹之处,但也不乏内容翔实、文笔清新、写得鲜明如画的作品。这对于增广见闻,不无裨益。


山中的摩崖刻石,琳琅满目,不胜观览。据粗略的统计,迄今尚存的,不下百十来处。这些石刻有的是“情与景合,因书以识岁月”的;有的是“慨然有感,磨崖纪游”的;有的是寓情于景,勒石抒怀的;有的是叹赏胜景、引人入胜的;有的是直书岩名,点缀山水的;有的是对名茶名丛,体味其韵味的。按山志记载,最早的石刻,当是唐天宝七年(公元七四八年),登仕郎颜行之奉使到武夷山时,在同亭湖畔的石崖上刻的。“后湖陷,石坠水中,”才湮没了。而现在所能辩认的最早的石刻,是朱熹的几处手迹,如六曲响声岩上的“逝者如斯”等。就书体而论,楷、行、棣、草、篆,应有尽有,九龙窠入口处,岩壁上新增的九方岩刻重现了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的名人赞茶之诗句(书法乃仿古代名人之字体,但有张冠李戴之嫌),从中也可以知道武夷茶的光辉历程。


武夷山水与茶文化,来武夷山旅游的人值得一看


武夷山水也为历代的画家们提供了传神写照的自然环境。宋李纲《题画》诗云:“重来未了平生愿,一幅轻绡画得归。”可见至迟在宋代,武夷山水就已经入画了。到了画家辈出的明、清两代,来武夷作画的就更多了。现今已知的绘画作品,有明徐良夫的《九曲棹歌图》、胡荧的《武夷图》、柏敬的《武夷景》。明末清初的大画家王时敏,于天启六年(公元一六二六年)奉命入闽,游武夷时,也曾绘《接笋图》一幅,随后又作了《幔亭图》。明代著名画家董其昌,两度来游武夷,虽说不曾走笔作画,但也留下了《闽邦邹鲁》和《题王玺卿画幔亭图》的文字,以及两道律诗。所可惜的是,这些绘画作品,今已不知下落了。此外还有英国植物学家曾为英国来武夷搜集茶叶资料及茶苗的福均(一名福琼)所画的《武夷九曲图》。


武夷山水与茶文化,来武夷山旅游的人值得一看


除了文人的创作之外,武夷山的茶农,在繁重的茶事劳动中,也创作了优美动人的采茶歌。口头传唱。流传颇广。但见之于文字记载极少,大都已散失了。如今只有在明吴 (木式)的《武夷杂记》里,还可以看到一条有关采茶歌的记载,其序云:“山中采茶歌,凄哀清婉,韵态悠长。每一声从云际飘来,未尝不潸然坠泪,吴歌未能便动人如此也。”现在还可以从老茶家的口头传唱中的这些采茶歌,深刻地暴露了旧社会的黑暗,诉说了茶农在岩主、包头盘剥下的苦难生活。其曲调充满怨恨愤激之情,音节悠长、谐美,朴实生动,感人至深。


武夷山水与茶文化,来武夷山旅游的人值得一看


“画卷诗飘朝暮挹,幽奇归向越浓夸”,在这山光水色之间,有多少诗情画意可以让你随手撷取。古人在武夷山给我们留下如此之多的诗画佳作,如今,武夷山静待你的到来,等你一起共赏武夷山水之奇,共品武夷岩茶之韵。


上一篇 下一篇
北京赛车免费计划